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右耳乌鸦

寒鸦凄厉,杜鹃啼血。因为,我一无所有,仅剩的是无可救药的乐观和勇气……

 
 
 

日志

 
 
关于我

身材不高,属于三等残废之列,相貌一般,走在大街上很快就会被淹没在芸芸众生之中,不是富家子弟,基本属于温饱不愁攒着劲儿想中彩票或者发个什么意外的财然后奔小康的那类人,更不是官宦执拗,出身贫农,身份清白,完全白手……

右耳乌鸦——并非悲伤,也不全然是快乐!  

2010-02-12 18:30:01|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下楼,走在小区的便道上,听着脚下鹅卵石摩擦的声音,看着路旁由远及近的一排排蜿蜒曲折的街灯,趁着昏黄的灯光和低低挂着的月光,舒畅的臭着夜里低气压清新的空气,好像生命都被延长了,一阵风拂过,这还真不是能够多让人惬意的季节,感到冷,紧紧身上的迷彩大衣。

回家一段时间了,兴奋、忙碌。除了发福的肚子和剪短的头发有所改变外,其他莫不与往年如此。与朋友天南海北,和战友推杯换盏,更要与父亲拜访见不完的人,虽然早已千篇一律,说一大堆恭维的话,虽然过了愤青的年纪。没有了拿着板砖大叫“看不惯”的时候,也不再是“我年轻”的有“志”之士,可能最大的成熟就是可以控制的笑、拘束的活。

    学会静,学会茶,学会没人的时候听阿炳的二泉,也学着欣赏一下《梦幻曲》和舒曼。没想的,是为即将转业的生活开始铺垫和寻找,竟这样的累,又是这样的假。早已适应虚伪的活着,可真正掩饰起来原来是这样的困难。8年多的机关生活,我觉得对于人情事故,早就开得开、看的淡了,没有了小青年患得患失的样子,更蜕去了躁动的心和稚嫩的脸,即便是有若无的几句东拉西扯,无不显示着归家的人那种干练与老辣。

冷眼旁观,并非悲伤,也不全然是快乐!

    窗外,时断时续,爆竹催响,是啊!明天就过年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